人生如纸


晓晓

以其它事物来比喻人生,早已有太多的说法,或精妙,或睿智,或深刻,各有所指,各尽其趣。我觉得,以纸来比喻人生的,最为精当和妥贴。

佛家之人的人生,是一页页密密麻麻的经文。不分晨昏春秋,吟诵,解读,体悟,抄写,洁心,超度,醒世,合二为一,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一定时候,山川河流皆阿弥,喜笑怒骂若陀佛,有字或无字,博大精深的经卷矣,真的是力透纸背,非香火不足以景仰和膜拜。

道家之人的人生,是不见纸页的天书和自然。天宇浩瀚,无穷无尽;天性自然,相生相克;皆是如天之笔,率性而为,存在即合理,任其奔泄流淌,自成斑斓妙篇。何须诸多约束?连纸页都是多余,目之所及皆为纸,信手挥洒即是墨,妙然天成哉。

儒家之人的人生,是一纸几成丰碑的铭文。患民生之愚顽,思天地之忧忧,苦心积虑,行教化之功,以一己之感悟,著书立说是崇高的使命,恨不得面对苍生皆谆谆教诲,莫不“言有信,行必礼,德仁至天下”。其厚重处,跨越千年,与碑无异。

俗世之人的人生,不是单纯的一句话能够描述的了。有的人生,始终定位如纸一样空白,日日描画,尽情描画,人生未尽,描画不止;有的人生,宿命成纸一样的轻薄,区区纸页,何苦劳碌奔波,到头来,能逃脱轻薄之命运?有的人生,捍卫纸之洁白,甚至不惜螳臂当车,非清白不足以为纸;有的人生,尽心竭力于丰富纸之简单,绞尽脑汁,呕心沥血,尺幅之间,蔚成大观;有的人生,挥霍方寸之纸,极尽纸之能事,酒色财气,大包大揽,看似五彩缤纷,实则猥琐不堪;有的人生,于纸里生出万千变化,弄虚作假,招摇撞骗,祸害人间,自以为高人一等,最终腐臭万年;有的人生,揉捏成团,随意丢弃,到头来,是纸非纸,枉为纸;有的人生,努力于纸的舒展平整,方方正正,不求闻名遐迩,但求无愧无憾无怨;有的人生,立足于纸之轻,慢慢添加份量,成书,成史,成碑,隐约有金石之声,纸之升华;有的人生,以纸之寸短,拉伸延展出书的厚实和绵绵,铺垫出浩长道路,供后人阔步前行。

同样是纸上的描画,又有不同。有的人,以铅笔小心涂画,时时审视、修改和校正,须臾不懈怠;有的人,园珠笔信手挥洒,工整通顺与否全在一时心情和兴致,纵然时有懊悔也已作罢;有的人,钢笔在手潇洒奔放,文思泉涌时,酣畅淋漓,偶尔墨水作梗,哀叹狂躁;有的人,以签名笔故作姿态,一笔一划做作矫饰,空大的架子摇摇欲坠;有的人毛笔在握气度非凡,或气定神闲,或笔走龙蛇,满纸墨香,风清骨奇;有的人,以水彩笔描绘,诸般颜色,尽情涂抹,不留丝毫空隙,不厌其烦,是否佳作,唯识者明;更有甚者,以虚无之笔撇捺点横勾,是皇帝的新装,还是哈里波特的魔棒,非凡眼能够洞穿,非紧要时刻不足以现出真身。

拿一张白纸在手吧,那就是你的人生,请闭目凝神静思三分钟,你的人生将是怎样的一张纸?又将以什么样的笔如何描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