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醒一座城

叫醒一座城

晓晓

有一些城,即使还是千年前的模样,以瘦弱破败之相参与现代社会,但它是醒着的,强悍的脉搏鼓荡岁月的风云,昂首挺胸地活在当下。

同样有一些城,日新月异的速度和扩张的频率,更甚于草木,其日渐华丽的外衣也揽尽世间的颜色和风流,但它是睡着的,甚至听不到它的心跳和呼吸,所有的喧嚣和行走均是匆匆的过客。

此刻,我站在大蜀山顶,放眼远望,望这座城的过去、现在和将来。大蜀山,安徽省会合肥的制高点,算不得名山,可怜的高度和单薄的身形也无法促成它的名望,可它是合肥之巅,唯有站在此处,才可以提升我思维的起点。

以世俗的眼光来看,这是一座欣欣向荣的城。与早些年贫穷落后的安徽一样,一直在憋着一股气,攒着一股劲,就像当年四处奔波劳碌的徽商,成功之日才衣锦还乡。机遇使然,奋斗使然,合肥逐渐小有了模样,尤其是与老城区天壤之别的政务新区和滨湖新区,绝对的现代都市风范。

我在寻找的,却是另外一些元素,一些证明它是醒着的元素。

也曾走过不少城市,最悲哀的,是我无法记住每一个城市的长相和性情,甚至是身在这个城市的一刻,都无从了解它的性格和喜好。张城与李城,王城与周城,分明是一母所生的多胞胎,如果不标个一二三四,没法分清。也或者是用旧时农村用的砖坯模子做出来的批次产品,跟电脑上的复制粘贴一样地迅速快捷和方便。

在我的眼里,它是睡着的,极端一点,可以用无生命的物来定义它。没有心跳,没有思想,没有感情,也没有血脉,更没有灵魂的存在。若干奔波其间的人,只是暂时的居留者或者过客。人在,是城,是休养生息的地方;人走,是墟,一堆毫无价值的垃圾。

其实城是懂得的,也想了很多办法企图改变现状。比如很多城,不惜巨资,请来洋味十足的国际级建筑设计师操刀于城,奇葩林立,怪胎纷纭;比如很多城,翻遍古书典籍,深挖千年墓穴,骄傲地,把似是而非的古人捧上祖先的供桌;比如很多城,像小孩子过家家般,别出心裁地整出许多个中国乃至世界第一,第一高,第一大,第一多,然后坐等倾慕;等等。

一段时日过去,顶多治的是标,而不是本。有些,还沦落为笑话和闹剧,反添了鄙视和讥讽的目光。于城而言,依然沉睡,连梦都不曾有的沉睡。

合肥是幸运的,它既有不用深挖就能拥有的遗传,也有新鲜的骄人因子。尤为难得的是,合肥所拥有的这些资源是足以跨越古今和贯穿时空的。比如包公,中华史册中最铮铮铁骨和深入民心的第一号清官,他的诞生之地,会是一片什么样的清洁之地?单纯的旧事和旧物,是不具备份量和吸引力的,如果,这诞生了包公的土地,从此再无贪污腐败出现,民风淳朴到不见偷盗抢劫欺诈,风也清澈,水也洁净,这样一座城才真正具有了足够的笑傲世界的资格。不但醒着,还昂首挺胸,威仪更甚当年的包拯。

能让这座城醒的,不只是生物学意义上的遗传,而是鲜活的继承。是继承,叫醒了这座城。

另一个足以叫醒合肥的,应该是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大学早已不是稀罕货,但能把大学办成稀罕货的,中科大算得一个。北大和清华成就了北京,复旦成就了上海,南开成就了天津,成为一块响当当的地域名片,因口碑而相传和流传。中科大也可以是。

能称为稀罕货的大学,与名头无关,与级别无关,与面积和资产也无关。那一道校门里走出的学子,散布在了什么地方,开出了什么样的花,为这个世界增添了什么,才是标准。举例就免了,信息化的时代,太容易获取你想要的一切。

借中科大的地缘东风,科学岛、语音智能开发等等,也搭上了便车,一起参与到叫醒这座城的工作了。

身为一座城,不应该只是为当下而活,不应该只是一时的容身之地和赚钱之所,更应该活在过去和未来。过去,是靠继承的,继承内在的精气神,而不是单纯的形貌。未来,是靠锻造的,从灵魂和思想着手,像遍植绿树红花一样,种遍城市的每一个位置和细节。如此的城,才是有强悍生命力的城,不分白天黑夜地醒着,没办法不醒,醒已经是基本的常态。

与人的醒不同的是,思想的涌动,灵魂的挺拔,心灵的鲜活,方为一座城的醒。醒着的城,有着比身份更严苛的门坎,不符合的人,纵然强行进驻,也只能是画卷上的败笔和污点,让城羞愧难当。迟早被孤立,被抛弃,被清扫出境。有的人,可以叫醒一座城,比如沈从文相对于凤凰,包公相对于合肥,更多的是一个群体,不同时代的群雕立成一座城。这需要久远的时间来积蓄和酿造,非一日一时一代之功。

现如今的城们,也会有一些叫做生机的东西,只是,浅显着,浮躁着,世俗着,庸碌着,像批量销售的华服,一旦揭去,就惨不忍睹了。朝夕的生机而已,附着物似的光鲜,一阵风就能吹去的肥皂泡罢了。

期待每一座城,都是醒着的;期待这城里的每一个因子,都具有叫醒的功能。

别辜负了城的名!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