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产品具有特殊性,要坚持社会效益第一

著名经济学家厉以宁在政协第十二届全国委员会常务委员会第十七次会议上,从经济学角度分析

文化产品具有特殊性,要坚持社会效益第一

  “一部好的作品,应该是社会效益、经济效益相统一的作品。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许多文化产品要通过市场实现价值,当两个效益、两种价值发生矛盾时,经济效益要服务社会效益,市场价值要服从社会价值。”全国政协常委、著名经济学家厉以宁在政协第十二届全国委员会常务委员会第十七次会议上作大会发言时说。

  在以“促进社会主义文艺繁荣发展”为主题的本次全国政协常委会上,厉以宁的身影出现在大会发言席上,本身就有不一样的色彩。而他的发言,从经济学的思维、视角,对文化产品、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的一番分析,更让人印象深刻。

  厉以宁说,文化产品不同于一般商品,具有特殊性。理由包括:

  一是文化产品的好坏必须按其内容来评价。文化产品内容的评定,无疑是以社会效益为目标的。因为社会效益所带来的负面损失往往难以弥补,对于下一代人、再下一代人的影响可能长期存在。

  二是文化产品的社会效益评定往往有滞后性。这里所说的滞后性是指:有些文化产品,例如一部小说,或一场戏剧演出,或一幅人物画,在传播过程中,究竟应怎样评价?有的可能迅速作出评价,有的却需要隔一段时间才能作出评价,有的甚至会有所反复。尤其是涉及到历史人物的评价,可能同历史资料的新发现或政治环境发生的变化有关。

  三是文化产品往往有两个“交易过程”。如,作家把书稿交给出版社:作家是供方,出版社是需方;出版社审完付印,供给市场上的书店:出版社是供方,书店的顾客是需方。作家固然重要,但出版社同样重要。对于书稿的质量作家是第一道把关者,出版社则是第二道、也是最后一道把关者。出版社必须对自己出版的一切书籍的社会效益负责。如果忽略了书籍出版的社会效益,那肯定是出版社的失职。

  “要知道,在谈一般商品的使用价值时,通常不涉伦理学问题,也不涉核心价值观。这是因为,既然一般商品已被生产出来,并投入了市场,那么总会被消费者看重,以适合他们的需求。价格的高低反映了消费者对商品使用价值的评价。劣质商品无人问津,再低价也销不出去。文化产品则与此不同,因为一部小说、一部剧本,购买者或观看演出的人所看中的是内容。内容好的小说、剧本有人观看,内容不健康的、甚至不利于核心价值观的,同样有可能成为读者和观众追求的对象。这是文化产品的特殊性质,不容忽视。”厉以宁指出。

  厉以宁表示,对文化产品,包括书籍、剧本、其他出版物等而言,是否有助于社会经济发展目标的实现,是否有助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实现,都是最受群众关心的问题。对出版社来说,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都是重要的。如果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都是正面的,那当然是最佳状态。但如果经济效益是负面的,而社会效益是正面的,那就应当迅速改变经济效益不佳的状况。只顾经济效益而放松了对社会效益的关心,那就必须重视社会效益的改变。

  因此,厉以宁建议:今后,无论是文化产品的创作者,还是从事文化产品经营的出版机构和编辑工作者,都应当牢记文化产品的特殊性,把文化产品的社会效益放在首位,以保证文化产品的质量。考虑到文化产品社会效益评价的滞后性,以及文化产品的评价往往同历史资料的新发现和学术研究的新成果有关,文化产品的创作者、出版机构和编辑工作者应当同学术界保持联系,吸收学术研究方面的新成果,使文化产品的质量不断提高。书评应当是出版物提高自身质量的有力手段。出版管理机构和出版界应当站在提高文化产品质量的角度,做到书评质量的不断提升。这是繁荣社会主义文化必不可少的途径。


(编辑:云菲)